监管放缓力度放松?不,严监管已成常态

  在受罚原因中,因微信朋友圈宣传保险而“翻车”的保险公司和业务员,估计也让人记忆犹新。

  2020年,多位保险业内人士猜想监管的主旋律也将“严”字当头。车险、电销、中介,尤其是互联网保险将被重点关注,而监管权力下放、机构与人员双罚制等趋势也将延续至2020年。

  《国际金融报》记者据银保监会官网数据统计发现,2019年,银保监会共披露监管函29封,相比2018年的48封,同比减少约四成。银保监会与各地银保监局共开出罚单828张,相比2018年的开出的1400余张,同比缩减四成左右。

  监管函、罚单缩水四成

  常态之下,监管层并未放松对保险业回归本源的决心。

  除车险、电网销渠道外,中介也是处罚“重灾区”。

  此外,2019年银保监会共披露11封行政处罚书,同比减少一半以上;处罚金额453万元,个人罚款共240万元,合计693万元。两封开给了寿险公司,9封开给了财险公司,财险公司比例大于寿险。其中,华海财险被罚金额最多。因车险业务虚列费用、聘任不具有任职资格人员担任高管、违规销售投资型保险产品等问题,银保监会向其罚款110万元,相关8名负责人罚款77万元,总计187万元,同时责令其停止营业总部接受商车新业务3个月。

  分支机构被贴身监管

  对此,监管部门多次发布风险提示,“虚假信息请勿轻信及传播,如有疑问可咨询。当前自媒体平台门槛低、发布主体多、缺乏内容审核,消费者在接收此类非官方渠道发布的销售信息时,应提高自我保护意识,避免冲动消费。若遇前文所述的类似情况,请勿轻信,更不要转发;如有疑问,可向相关保险机构咨询或向监管部门反映,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向银保监会投诉的全国统一电话为12378。”

  但寿险公司所收的行政处罚书的影响却不小。一是华贵人寿卖保险送茅台收到2019年1号处罚书。二是2018年10月16日上线的“相互保大病互助计划”涉嫌违法违规,信美相互人寿共被处罚65万元,相关负责人杨帆、曾卓被给予警告并共处罚28万元,合计处罚93万元。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全年,银保监会、各地银保监局对保险机构共挂出29张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828张行政处罚决定书,罚款金额合计1.23亿元。

  银保监会表示,下一步,还将密切跟踪监测公司产品整改情况,强化产品检查成果运用;持续深入开展产品检查,实现对全部财产保险公司产品检查全覆盖;积极采取各种有效的产品监管措施,督促财产保险公司提高产品开发质量和整体水平,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保险需求,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在罚款金额方面,同样出现了大幅缩水。2019年全年罚款1.23亿元,相比2018年的2.4亿元罚款,减少近五成。

  针对检查发现的问题,银保监会于7月23日一口气向20家财产保险公司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责令公司立即停止使用问题产品,限期整改,并对其中情节严重的11家公司采取禁止申报新备案产品3至6个月的监管措施。涉及保险条款、费率及报备方面的21项问题。

  不过,对于2019年,不少业内人士都对记者感叹,比起过去,乱象情况收敛许多。某国字头财险上海分公司负责人说:“现在好多了,大家都不敢,虽然不可能完全没有,至少态势还是在转好的。”

  3月8日,银保监会又下发了《关于开展保险专业中介机构从业人员执业登记数据清核工作的通知》,要求中介机构从人员清虚、隶属归位、信息补全、加强维护四方面进行自查和整顿。

  为进一步规范财险公司产品开发管理行为,压实公司产品管理主体责任,提升行业产品整体质量,切实保护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在前期工作基础上,银保监会组织开展了第二次财产保险公司备案产品条款费率非现场检查。

  回首刚刚过去的2019年,银保监系统“三定”落地,监管动向、力度,也开始趋于常态化。

  尽管银保监会三令五申,严格惩治保险公司给投保人、被保险人额外利益的违法违规行为,但仍然抵不住保险公司及其业务员营销方式的“花样翻新”。

  2019年3月18日,因在微信群编发内容不实的保险营销宣传信息,中信保诚(港股02378)人寿保定中心支公司收到监管罚单;2019年4月中旬,人保寿险长春市分公司因其保险销售从业人员陈春燕、于丽娟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布含误导性陈述的宣传广告等违法违规行为被罚。

  其中,2019年1月和12月一头一尾罚款最为“凶猛”。2019年1月罚单110张,罚款金额2070万元;12月罚单115张,罚款金额1371.7万元。

  2019年,监管部门曾对中介渠道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整顿肃清。

  与以往对比,除了针对保险机构的处罚外,针对个人的处罚明显增多,严格执行了机构与人员双罚制;处罚权力向派出机构下放且处罚金额上升;保险中介依然为监管重点。同时,业内人士表示,这一态势将延续至2020年。

  财险业务由于手续费乱象积重难返,更是元气大伤。统计显示,今年29个银保监局对138个保险机构采取停止使用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的监管措施,其中涉及省级机构2个、计划单列市4个、地级市122个、县级市10个;涉及32家法人主体,其中人保18个、平安20个、大地太平各9个、阳光太保各6个、国寿财险中华联各5个、华安天安(港股00028)3个;从地区看,山东27个、河北20个、内蒙古15个。

  营销方式花样百出

  比如,背靠贵州茅台(行情600519,诊股)酒集团的华贵人寿,就在银保业务经营过程中,两个月便送出了105.76万元的飞天茅台白酒,涉及保费高达11199万元。也因此,华贵人寿领到了2019年银保监会开出的第一张罚单,同时也是该公司成立以来收到的第一张罚单,处罚金额共计130万元。

  在经历2017年、2018年两个“严监管”之年后,2019年,监管函、罚单数量、罚款金额都在同步缩减,也从侧面反应了监管“严”的成效。同时,这并不意味着监管将在2020年“放松”下来,反而意味着“严监管”将成为常态化。

  2月26日,银保监会下发通知表示,要加强保险中介渠道业务管理,要求保险公司加强对合作中介渠道主体的管理,不得利用中介渠道开展违法违规活动等,堪称中国保险史上最具体、最完备、最严格的中介渠道业务整顿措施。

  银保监会合并后,监管权力正逐步由派出机构接下主要担子,各险企分支机构也被安上了监视器。

  1月31日,银保监会下发《加强保险公司中介渠道业务管理的通知》,详列了二十五条规定,针对保险公司及其中介渠道、合作中介机构业务管理进行相关规范。

 


posted @ 20-01-08 04:42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特马王中王精准三肖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

搜索引擎导航: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